当前位置:中大考研网 >> 考研资料下载>>中国语言文学《古代汉语》考研笔记——通论

中国语言文学《古代汉语》考研笔记——通论

来源:passzsu.com   作者:聚英中大考研网  浏览:983  发布时间:2016/3/7

   通论(一)——怎样查字典辞书


  学习古代汉语,免不了碰到一些自己不懂的字词典故,这些都需要依靠查阅工具书来解决。而不同的工具书有不同的特点和用途,要比较有效地查阅,必须了解不同工具书的性质体例,编排方法和注音释义特点等。本节先介绍一般工具书的编排法、注音方法和释义特点。再对十几本常用字典辞书进行简单介绍。


  (一)字典辞书的编排和注音


  1、编排方式


  汉字有形有音有义,编排时可按形,也可按音或义。我国现存最早的字典辞书《尔雅》是按意义编排。如《释诂》:“赉、贡、锡、界、予、贶,赐也。”“如、适、之、嫁、组、逝,往也。”这两条,就是把一组词义词编排在一起,但按意义偏排查阅起来很不方便,后代很少再使用,而多按形或音来偏排。


  (1)按形编排主要有按部首和四角号码两种方式。


  按部首编排即把所收录的字分属若干部首之中,按笔画多少的先后顺序排行,同一部首的字都归入该部之下,以每字笔画的多少为序。如“亻”为两画,“彳”部必在“亻”部之后;同一部的字也按笔画多少为序,如九画的“待”排在八画的“往”之后。最早创立部首编排法的是许慎,他编写的《说文解字》把汉字分为540个部首,其后的字典辞书分部不一样。如《康熙字典》分214部,新《辞海》250部,《汉语大字典》200部,《现代汉语词典》189部。分部不同,同一个字在不同的字典辞书里也可能属不同的部首。


  按四角号码也是按形编排。这种编排法是根据方块汉字的特点,每个汉字取四个角的形状,分为十种形式,分别用0至9十个阿拉伯字代表。其口诀为:横一竖二三点捺,叉四插五方框六,七角八八九是小,点下有横变零头。意为,这个角如果是一横就取1,竖就取2,交叉就取4,方框就取6等等,如“颃”字为0128。这种编排法曾使用一时,但现在很少有人在使用。


  (2)按音序编排


  音有古音今音,古音可按声母编排,也可按韵编排,今音有按注音字母编排,也有按拼音字母编排。民国以前按音序排列的字典辞书多是按平上去入四声和平水韵一百零六韵分列,如《佩文韵府》、《经籍纂诂》等。汉语拼音方案公布之前,有的字典辞书按注音字母勹夂冂匚等的顺序排列,如《国语词典》、《词诠》等。当代编写的按音序排列的字典辞书则多按汉语拼音方案字母顺序排列,如《新华字典》、《现代汉语词典》、《古汉语常用字字典》、《简明古汉语字典》等。


  以上三种编排法各有利弊,加以汉字新旧形体的不同,有时单独使用某一种检字法,查检比较费劲,因此,现代新版的字典辞书,无论是按部首排列还是按音序排列的,一般在书中都有两种以上的检字法供运用。


  2、注音方式。常用的注音方式主要有三种:


  (1)直音。即用同音字注音。如《康熙字典》中“尨音茫”,“屯音肫”之类。这类注音方式的局限是很明显的,正如清代学者陈澧在《切韵考》中所指出的:“无同音之字则其法穷,或有同音之字而隐僻难认,则其法又穷。”


  (2)反切。这是在我国古代字典辞书中运用最为普遍的注音方式,舆起于汉末。反切在字书中一般只讲“某某切”。如《左传成公二年》:“请寓乘。”《经典释文》:“乘,绳登反。”“将及华泉”《经典释文》:“华,户化反。”


  反切是用两字来拼合被切字的读音,反切上字与被切字声母相同,下字与被切字韵母、声调相同。如:


  夸kuā←苦(k-)+瓜(-uā)


  如果我们不具借古今语音演变的知识,很多反切就不能拼合出正确的读音来。正因为古今语音有所不同,反切注音也就难以为人们普遍掌握。


  (3)注音字母和拼音字母注音。在汉语拼音方案制订以前,1913年由读音统一制订了一套注音字母(后改名为注音符号),即勹夂冂匚等四十个字母。如《辞源》修订本在每个字头下用拼音字母注音的同时,也采用了注音字母注音。1958年我国公布推行汉语拼音方案,使用罗马拼音母为汉字注音,从那时以来,新编写的字典辞书即多用这套汉语拼音字母注音。


  (二)常用字典辞书介绍


  一般工具书往往是倾重某个方面的,而不是面面俱到的,如有的侧重于字,有的侧重于词。在侧重于词的工具书中,有的侧重于文言词,有的侧重于白话词;有的侧重于实词,有的侧重于虚词。因此,对每一部工具书的性质用途都要有所了解,才能有的放矢地进行查阅。另外,每部工具书的编排方法,释义方法,注音方法及其特点都有所不同,只有了解了这些情况,才能在较短的时间内查阅你所要查阅的字词和典故等。教材中介绍了14字典辞书,基本上都是按这个框架进行的。


  1、特点用途


  (1)以字为侧重点的单音词可查此类。


  《说文字典》            9353字


  《康熙字典》            47000多字


  《汉语大字典》          56000多字


  《中华大字典》


  《古汉语常用字字典》


  《新华字典》


  (2)以词为侧重点


  虚词:《经传释词》《词诠》《助字辨略》


  文言词:《辞源》《汉语大词典》


  古白话词:《诗词曲语辞汇释》


  今白话词《现代汉语词典》


  应了解齐工具书的特点,才能有效地对症下药,很快地找到你所想要查阅的字词,否则效率将很低,甚或劳而无功。如查找乖字僻字,应找收字较多的几部字典。找百科知识方面词或语,应找修订本《辞海》,如“淝水之战”、“官渡之战”都可在这里查到,其他工具书找不出。找唐宋以后才出现的古白话词语,应找《诗词曲语辞汇释》。如杨万里来海南时写下《尊贤堂》诗二首,其一有“底个短檐长帽子?青莲居士谪仙人”,其二有“底事百年谭太守,却教宾主不同时”,其中的“底”,该书曰:“底,何也。”(海南话“什么”正用此字)。


  找常见虚词的非常用义,可找《经传释词》。如《庄辛说楚襄王》(《战国策·楚策》本教材P115):“夫黄鹄其小者也,蔡灵侯之事因是以”,其中的“因”是什么意思?该书云:“因,犹也,亦声之转也。”例证下正收此句。


  找常用虚词比较常用的意义,则可以找《词诠》。不过,“词诠”用的术语与现在不同,这点应该注意。


  2、体例


  所谓体例,就是著作的编写格式或文章的组织形式,对工具书而言,也就是解释字词时表述文字的组织形式。每部字典辞书都有它的体例,了解了它的体例,才能更好地利用该工具书。这里主要介绍《康熙字典》《说文解字》和《经籍纂诂》的体例。


  (1)《康熙字典》


  该书的体例是先音后义。在到了每个形体之后(有些词有几个形体,即异体字)首先是注音,注音用的是反切法,该书罗列了比较重要、韵书对该字的反切音。如“社”字(教材P70)引《唐韵》《韵会》《正韵》的注音,云是“并常者切”。接着释义,一个字有几个义的就逐个解释(但不像现在那样分①②③义项,本义引申义杂陈)。“社”第一个义是“土地神主”,这是本义,后面引《礼祭义》为证。


  (2)《说文解字》


  这里补充《说文解字》的特点:中国文字学的奠基之作,我国第一部系统完备的字典(之前有《急就篇》等简易字典)。释篆文形体,只说解他认为的本义;首创部首偏排法,把9353个字归入540个部首。


  该书的体例为:先列小篆形体,然后进行说解。说解方式是先释字义,后分析形体结构。如“天”字先列篆体,义是“颠也,至高无上”,其形体结构为“从一大”。(按许慎未看到“天”的甲文金文,其释义和分析形体结构都是错的。“天”在金文中,是一个指事字,本义为人头,后代“刑天”即砍了头的人)。


  (3)《经籍纂诂》


  按平水韵106韵编次,每字之下罗列唐以前各种古书对该字的解释,类似现在的资料汇编。


  (三)优缺点。还应了解每部书的不足之处。


  通论(二)——古今词义的异同


  语言是发展变化的,学习语言要有历史发展的观点。现代汉语是古代汉语的继承和发展,因为继承,使汉语古今相对稳定,有相同的一面,因为发展,就形成古今汉语不同特点,就有不同的一面。语言诸要素中,词汇变化最显著最快,尤其是词义,几乎处于经常变动中。物质生产的发展,科学技术的进步,文化的繁荣,习俗的更替,社会制度的变革,以及随着社会的发展所引起的人们认识的深化,新的概念的产生,词组对这一切反映最迅速,新义不断产生,旧义不断消亡。汉语的这种新陈代谢,使古今词汇和古今词义产生了差异,这种差异表现在词的形式和内容上。从形式上看,一方面古代汉语词汇以单音词为主,现代汉语以双音词为主,另一方面,旧词不断消亡,新词不断产生。从内容看,词义也不断发展变化,其中有古今词义基本相同的,有古今完全不同的,也有古今有同有异的。古今词的异同主要表现在以下三方面:


  (一)古今词义基本相同


  如天地人马牛,日月风雨雪霜,东西南北左右上下,大小轻重短长,坐退说讲,一二三百千等。这些词使用频率高,构词能力强,历史悠久,经过各个语言时代一直流传至今,千百年来意义基本相同,没有发生变化,古今一脉相承。


  (二)古今词义完全不同


  有些词,虽然词形没有变化,但古今词义完全不同,例:


  ①走,今义为慢慢散步,古义为跑。


  ②去,今为往,古义为离开。


  ③慢,今为动作迟缓,古义为懈怠无礼。


  ④行李,今义为出行时携带的行装物品,古义为外交使节。


  ⑤牺牲,今义指为正义事业献出自己的生命,古义为祭神的猪、牛、羊。


  ⑥烈士,今义指为正义事业献出自己生命的人,古义为有理想有抱负的人。


  ⑦丈夫,今义为女子配偶,古义为男人。


  ⑧厌,今义为厌恶,古义为满足。


  ⑨毙,今义为死,古义为倒下。


  ⑩卑鄙,今义为品质恶劣行为下流,古义为出身卑贱,见识短浅。


  (三)古今词义有同有异


  此类词数量很多,词义古今有相同之处,又有某些差异其中有些是一种微殊的异。例如:


  给:今义给予,古义供应,使之满足,jǐ。


  勤:今义指勤快,与惰相对;古义指辛苦,与逸相对。


  访:今义采访访问,古义指咨询。


  古今词义异同是词义演变发展的结果,新义和原义比较起来大致有以下几种情况:


  1、词义扩大


  秋,从禾从火,本义为谷子成熟,引申为秋季,再引申为年。


  江河,古专指长江、黄河,今泛指江河。


  睡,古指打瞌睡,今扩大为任何时候任何形式的睡。


  菜,《说文》:“草可食者。”扩大为鱼肉及其他食品。


  醒,本文为酒醒,扩大为睡醒。


  皮,本指兽皮,扩大为动植物的皮。


  2、词义缩小


  子,本指儿女,不分男女,统称为子,后专指儿子。


  臭,从自从犬,本人指气味,包括香气秽气,后专指秽气。


  汤,本指热水,开水,后指菜汤内汤。


  瓦,《说文》:“土器已烧之总名。”后专指屋顶的瓦片。


  宫,本指住房,后指帝王室,现在指公共活动场所。


  3、词义转移


  脚,原指小腿,后来指人体接触地面的部分。


  闻,本义是听,现代指用鼻子嗅。


  庙,原指供奉祖先的地方,后专指供奉神的地方。


  坟,本指土堆或河堤,后指坟墓。


  4、词义褒贬色彩不同


  谤,古指公开议论,今指诽谤毁谤。


  贿,古指财物或赠送财物,后指行贿,受贿。


  祥,古指征兆,包吉兆凶兆,后代专指吉兆。


  5、词义轻重程度不同


  疾病疾:小病,病:大病


  怨恨怨古重今轻,恨古轻今重。


  畏惧都表害怕。畏多作及物动词,带宾语;惧,不及物动词,不带宾语,如果带宾语往往表示被动。


  通论(三)——单音词,复音词,同义词


  本节主要是讲古汉词中词的构成及其特点。古汉词的构成与现代汉语相比,有一致的地点,也有不一致的地方,学习古代汉语,重点是要了解古今不一致的地方。


  (一)古今汉诗词汇在音节上的差异


  从音节上看,古今汉语词汇在的差异,主要表现在古代汉语单音词占优势,现代汉语是双音词占优势,时代越古,这种现象越明显。上古除了个别情况外(主要是连绵字),几乎是一字一词,正因为如此,古人往往把它混同于词,只有字的概念,而没有词的概念。这种区别,在把古汉语(尤其是上古汉语)译为现代汉语时,表现得特别明显。如《郑伯克段于鄢》中的“缮甲兵,具卒乘”,现代汉语要说成“修理铠甲武器,准备步兵兵车”。古汉语和现代汉语都是六个词,但古汉语用六个字,现代汉语却用十二个字表示,字数翻了一番。这个例子比较典型,因为这几个词在古汉语中都是单音词,而现代汉语却都要译成双音词。其实,古汉语中还有一些双音词,如“遂寘姜氏于城颍”的“城颍”;现代汉语也有单音词,如上句的“于”译为现代汉语的“在”,古今都是单音词。不过,从总体上说,古代语是以单音词为主,现代汉语以双音词为主。


  教材中指出,古代单音词和现代复音词的对比,主要有三种情况,三种情况中第一种和第三种出现较多,第二种较少(现代汉语中附加式的词所占的比较不高)。第三种教材中说是利用两个同义词作为词素,这只是其中一种形式,这种形式是用并列式的方法组合而成。还有一种比较常见的是以原来的词作为一个词素用偏正式的方法组合成,如“郑”译为“郑国”,“隧”译为“隧道”。上面我们举的两个例子中,译成现代汉语后第二种情况都没有出现,“具卒乘”译成“准备步兵兵车”,“遂”译为“于是”,“缮”译为“修缮”属于第一种情况,“甲兵”译为“铠甲兵器”,“宜”译为“放置”属于第三种情况(“兵器”是偏正式,“铠甲”、“放置”是并列式)。第二种情况没有出现。


  古汉语中很多貌似双音词的语言片断,实际上是由两个单音词组合而成的词组,后来才逐渐凝固成双音词,词组凝固成词有一个过渡时期,我们一定要有历史主义的现点,用发展的眼光来认识这种现象,不能以今律古,用现代汉语复音词套古代汉语。教材中举了“阻隘”、“险阻”


  “婚姻”、“饥馑”、“恐惧”、“朋友”,这都是并列式结构的,类似这种结构的下面再举一些例子加以比较。


  英雄


  1、夫草之精秀者为英,兽之特群者为雄。故人之文武茂异,取名于此。是故聪明秀出谓之英,胆力过人谓之雄。……徒英而不雄,则雄才不服也;徒雄而不英,则智者不归往也。应劭《人物志·英雄》。


  2、英雄陈力,群策毕举,此高祖之大略所以成帝业也。班彪《王命论》


  前句“英”、“雄”显然是两个词的组合,文章标题题亦然,后句已经凝固成复音词。


  疾病


  1、亮疾病,率于军。《三国志·蜀书·诸葛亮传》


  2、掌养万民之疾病。《周礼·天官·疾医》


  3、初,魏武子有嬖妾,无子。武小疾,命颗曰:“必嫁是”,疾病,则曰:“必以为殉。”


  第一句是两个词的组合,译成现代汉语是:诸葛亮病了,病得很重。第二句已经凝固成了一个复音词,第三句可看作是偏义复词,词义落在“病上”。


  除了并列结构以外,其他结构的都有这种貌似现代复音词的现象。如:


  1、赵王扫除自迎,引公子而就西阶。《史记·魏公子列传》。


  2、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知道。《礼记·学记》以上是动宾式词组。“扫除”意为打扫台阶,“除”的本义为台阶,“知道”意为懂得道理。


  3、俄顷风定云墨色,秋天漠漠向昏黑。《茅屋为秋风所破歌》


  4、天下云集而响应,赢粮而景从。《过秦论》


  以上为偏正式(前为定中,后为状中)。“秋天”即秋天的天空,“响应”是像四声一样呼应,“响”本义为回声(《水经注·江水》:“空谷传响”)。


  5、墨子者,显学也。其身体则可,其言则不辨。


  《韩非子·外储说》


  6、一日晌午,谍报敌骑至。《冯婉贞》


  以上为主谓式。“身体”意为亲身体验,今成语尚有“身体力行”。“谍报”中的“谍”指间谍,即刺探情报的人,“报”是报告,“谍报”意为间谍报告。


  上述双音词组,是两个词的组合,而不是一个双音词。


  总之,古汉语是以单音词为主,后代的复音词除了专有名词与连绵字外,基本上都是由两个单音词组合而成的,必须注意这种变化。


  (二)几种比较特殊的复合词


  1、偏义复词


  古代汉语有一种复音词,其两个词素地位作用不一样,其中一个词素负担了整个复音词的意义,另一个词素完全没有意义,只是作为陪衬。这种复音词一般叫做偏义复词。从两个词素原来所具有的意义关系来看,有两种情况。


  (1)两个词素意义相反或相对


  ①昼夜勤作息,伶俜萦苦辛。《孔雀东南飞》


  ②宫中府中,俱为一体,陟罚臧否,不宜异同。《出师表》


  ③无羽毛以御寒暑。《列子·杨朱》


  ④死生,昼夜事也。《指南录后录》


  ⑤今天下三分,益州益敝,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出师表》


  ⑥此三子者,皆布衣之士也,怀怒未发,休祲降于天。《唐且不辱君命》


  上面几个例子中,“作息”只“作”有义,“异同”只“异”有义,“寒暑”只“寒”有义,“死生”只“死”有义,整个词的意义偏在前。而“存亡”是“亡”有义,“休祲”只“祲”有义,整个词的意义偏在后。


  2、两个词素意义相关或相类


  ①鼓之以雷霆,润之以风雨。《周易·系辞上》


  ②我有亲父母,逼迫兼弟兄。《孔雀东南飞》


  ③三军以利用也,金鼓以声气也。《左传僖公二十二年》


  ④是芙蕖也者,无一时一刻不适耳目之观,无一物一丝不备家常之用者也。李渔《芙蕖》


  ⑤今有一人,入人园圃,窃其桃李。《墨子非攻》


  ⑥超以壮年竭忠孝于沙漠,疲老则便捐死于旷野。《后汉书·班超传》


  上面几个例子,“风雨”“父母”“弟兄”“金鼓”“耳目”“园圃”均只后一个词素有意义(古代战争击鼓进军,鸣金收兵)。“忠孝”只前一个词素有意(忠于君国,孝于父家,忠于外,孝于内)。


  偏义复词本来用一个单音词义已足,之所以会加上一个音节成为双音节词,可能是有时在与其他词搭配成句时可达到节奏均衡平稳,语句整和谐的效果。如上述所举十二个例子,第一种情况的第一、二、五几个例子,第二种情况前五个例子,或者本身为韵文,或者虽为散文,但此处要求整句,若以单音形式出现,则显得十分拗口,韵文体中的句子自不必说,散文体中的句子如《出师表》中四个语言片断,前三个每个语言片断均为四个音节,最后一个语言若为三个音节,则看起来不匀称,读起来不和谐。


  现代汉语偏义复词大为减少,但仍有一些,如“窗户”“人物”“睡觉”只前一词素有义,“干净”是后一词素有义。


  2、连绵字


  古汉语中连绵字的现象较为常见。前面讲过,古汉语尤其是上古汉语,除了专有名词与连绵字,基本上是单音词,几乎是一字一词。所谓连绵字,是指由两个字连缀在一起组成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共同表示一个意义的词语。连绵字也叫联绵字,都是前人的叫法,其实是复合单纯词的一种,两个字合起来才表示一个词素。连绵字从语音上讲,有如下四种类型。


  (1)双声连绵字。所谓双声,是指两个字的声母相同。如教材中的“倜傥”“忸怩”“造次”“兹基”(锄头)“抑郁”,又如“蜘蛛”“仿佛”“参差”“流离”“踌躇”等。


  (2)叠韵连绵字。所谓叠韵,是指两个字的韵(而不是韵母)相同。如教材中的“徘徊”“彀觳”(发抖的样子)“逍遥”“须臾”“披靡”“辟易”。又如“蹉跎”“仓皇”“窈窕”“莽苍”等。


  (3)双声兼叠韵连绵字。即两个字声母相同,韵也相同。这种情况很少,如“辗转”。


  (4)非双声叠韵连绵字。即声母不同,韵也不同的,教材中没有举此类的例子。如“芙蓉”“浩荡”“滂沱”等。


  需要指出的是,由于连绵字是指古汉语范围内,因而所谓声母相同和韵相同,都是指古声母或古韵。若按现代汉语,则“造次”“兹基”“逡巡”声母不同,“窈窕”韵不同,而古声母和古韵则是相同的。关于古声母和古韵,第二册讲到“诗经”的韵部时再详细介绍。


  总之,连绵字中以双声叠韵者为最多,非双声叠韵很少。之所以会出现这种状况,可能是双声叠韵会造成一种悦耳的感觉。


  通论四——词的本义和引申义


  词汇和词义是不断发展的,古汉语词汇又以单音词为主,这就不可避免地形成一词多义的现象,如:


  亡


  ①逃亡。《陈涉起义》:“今亡亦死,举大义亦死,等死,死国可乎?”


  ②出外。不在家《论语》:“孔子时其亡也,而往拜之。”


  ③失去,丢失。《韩非子》:“醉寐而亡其裘。”


  ④死亡。《韩非子》:“兵弱于敌,国贫于内,而不亡者,未之有也。”


  ⑤通“无”。贾谊《论积贮疏》:“生之有时而用之亡度,则物力必屈。”


  一个词不管有多少义项,归纳起来不外乎两类,本义和引申义,本义是纲,其他义项是目,抓住本义,就可纲举目张。


  (一)词的本义


  1、什么叫本义


  本义是指词的本来意义,一般是词在文字产生时的意义,即文字形体结构的反映的并有史料证明的意义。


  2、为什么要探求词的本义


  ①掌握本义帮助我们正确理解词古书中词的意义,古书中不少词用的是本义。如《诗经豳风七月》“九月叔苴” “塞向墐户”中的“叔”和“向”。


  ②掌握本义可以以简驭繁,理清词义的相互关系。如“理”


  治玉→纹理→条理,规律→道理。


  3、如何探求本义?


  主要通过分析汉字的字形结构并结合文献材料来证明。如:


  行,象形。如“遵彼微行”(诗经)。


  本,指事。如“伐木不自其本而复生”(国语)。


  盥,会意。如“奉匝沃盥”(左传)。


  造,形声。如“不幸有疾,不能造朝”(战国策)。


  (二)词的引申义


  1、什么叫引申义


  由本义派生出来的意义叫做引申义。如:


  向


  朝北窗户→朝着、对着


  道


  道路→途径→正当手段→规律,学说


  2、引申义是怎样派生出来的?


  ①直接引申(辐射式引申)


  引申由本义直接派生出来,或者说以本义为中心,辐射状生出多个义项,而这些义项均与本义有直接联系。


  如:节(節)


  符节


  节制           木节


  节操    竹节    关节


  礼节           节气


  节奏


  ②间接引申(链锁式引申)


  从本义引申出引申义,再由引申义引伸出新的引申义,各引申义之间象链环一样一环扣一环,类似链条状,如:


  習


  数飞→复习、练习→熟悉,通晓——习惯


  过


  经过   超过   过分    过错    责备


  ③综合式引申


  直接引申和间接引申义交错在一起的引申。


  (三)词的假借义


  1、什么叫假借义


  由音同或音近字的假借而产生的意义。假借义产生的途经有两种:一是本无其字的假借,如:


  莫—→没有人


  其—→第三人物代词


  笑—→动作


  一是本有其字的假借,如财通裁。


  2、如何区分引申义和假借义


  主要看它和本义有无联系,有联系的是引申义,没有联系的是假借义。

 

 

相关阅读推荐

 

中国语言文学《古代汉语》考研笔记——左传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