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大考研网 >> 考研资料下载>>中国语言文学《古代汉语》考研笔记——判断句

中国语言文学《古代汉语》考研笔记——判断句

来源:passzsu.com   作者:聚英中大考研网  浏览:934  发布时间:2016/3/14

   通论(七)——判断句,也字


  一、判断句


  古代汉语的判断句是根据谓语性质对句子分类得出的一种句式。古代汉语的谓语可以由名词充当,也可以由动词和形容词充当。一般说来,由名词性成分充当谓语的是判断句,由动词性成分充当谓语的是叙述句,由形容词性成分充当谓语的是描写句。古代汉语的描写句比较简单,且与现代汉语基本上没什么差异,我们不讲,叙述句比较复杂,下一节将要讲到,本节只讲判断句。


  (一)古代汉语判断句的语言表达形式


  现代汉语的判断句基本形式是用判断词“是”来表示,如“我是中国人”,“我不是海南人”。也有不用判断词的,如“今天星期四”,但这种情况很少,且不能随意运用。


  古代汉语的判断句从一开始就不用判断词“是”,后来出现了与现代汉语一样使用判断词“是”的新形式,但书面语中一般仍用旧形式。在“是”还没有演变为判断词以前,古代汉语判断句主要是下面两种语言表述形式——


  1、……者,……也。如:


  (1)    彼吾君者,天子也。《鲁仲连义不帝秦》


  (2)彼秦者,弃礼义而上首功之国也。(同上)


  (3)夫以百亩之不易为已忧者,农夫也。《许行》


  (4)所谓故国者,非谓有乔木之谓也,有世臣之谓也。《所谓故国者》


  2、……,……也。如:


  (5)制,岩邑也。《郑伯克段于焉》。


  (6)都城过百雉,国之害也。(同上)


  (7)贡之不入,寡君之过也。《齐桓公伐楚》


  (8)晋,吾宗也。《宫之奇谏假道》


  (9)管仲,曾西之所不为也。《夫子当路于齐》


  上面两种形式,从文献中看,只有“也”者最多,既含“者”又有“也”者较少。“也”用连判断句末尾煞句,帮助表示判断,“者”于主语后表示停顿。这个“者”一般认为是语气词,郭锡良认为是代词,复指主语。


  除了这两种形式,还有只用“者”不用“也”和“者”“也”都不用两种。如:


  (10)粟者,民之所种。晁错《论贵粟疏》


  (11)是故善人者,不善人之师。《老子》


  (12)刘备天下枭雄。《赤壁之战》


  (13)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论语颜渊》


  这两种远不如前面两种常见。四种形式中,有“者”有“也”者判断的意味最佳,“者”“也”都者这种判断的意味最弱,加上“也”,判断的意味就得到加强。如(11)句《孟子·縢子公上》为:


  (14)君子之德,风也;小人之德,草也。


  加了“也”,判断的意味就明显了。由于古书没有标点,这种“者”“也”都不用的判断句在断句中就更难些,后两种可以说是前两种的变异。“者”“也”都不用这种如果判断句单独出现,则主语和谓语之间一般要加逗号停顿。


  以上是古代汉语判断句的第一大类形式,这种类型有两个特点——一是主谓之间书面上一般要加逗号表示较长的停顿,二是用语气词“者”“也”。


  古代汉语的判断句还有另一种大类型,它们在主谓之间往往都不需加逗号,又分为三种情况。


  1、主语和谓语之间有副词“诚”“亦”“皆”“乃”“即”等。如:


  (15)此乃歌夫“长铗归来者也。”《冯谖客孟尝君》


  (16)子诚齐人也!《夫子当路于齐》


  (17)是亦圣人也。《许行》


  (18)充即庐江人。《世说新语·方正》


  (19)丘之所言皆吾之所弃也。《庄子·盗跖》


  其中,“诚”“乃”“即”是加强判断肯定语气的,带有申明或辩白的口气,“诚”相当于现代汉语的“的确”,“乃”“即”相当于现代汉语的“就(是)”“便(是)”,因此在白语文中,“即”“乃”后面还可以加判断语“是”,说成“即是”“乃是”。由此可知,“即”“乃”本身并不是判断词。


  2、主语和谓语之间有语气词唯(惟、维)联系。如:


  (20)民惟邦本。《伪故尚书五子之歌》


  (21)是维皇帝。《史记·秦始皇本纪》


  此类判断句中的“维(惟)”很像判断词,其实是句中语气词,其作用是引用谓语和加强语气,若换上副词“乃”“即”,肯定的语气会变得强一点。我们之所以说它们不是判断词,是因为它们的后面不仅可以跟着名词,还可跟着形容词和动词,跟着形容词的是描写句,跟着动词的是叙述句。如:


  (22)黍稷非馨,明德惟馨。《宫之奇谏假道》


  (23)百工维时。《尚书皋陶谟》


  例(22)中的“馨”是形容词,例(23)中的“时”是名词活用为动词,“及时”之意。


  3、主语和谓语之间加动词“为”。“为”是一个包罗万象,用途很广的一个动词,有点类似于英语的do,几乎可译成任何一个动词。如我们在前面的文选中学过的“为之驾”“为国以礼”“杀鸡为黍而食之”“丧之欲速贫,为敬叔言之也”各自可译为“安排”“治理”“煮”“针对”等。由于它经常用在名词或代词之间,因此动词的意味逐渐减弱,有时十分接近判断词“是”。如:


  (24)余为伯儵,余而祖也。《左传·宣公三年》


  (25)汝姓何,是荷叶之荷,河水之河。《北史·何晏传》


  例(24)为两个判断句,一个用“为”,一个不用。例(25)也含两个判断句,“是”与“为”互文而用,意为即是荷叶之荷,又是河水之河。


  但是,真正相当于判断词“是”的例子并不用,这可能是文言文中已有语气词“也”这种形式,而口语中后来又有判断词“是”这种形式,使得“为”作判断词不能广泛推行。古汉语中类似判断词的“为”,很多还有实在的动词义,如“颍叔为颍谷封人”的“为”是“担任”的意思,教材中所举的四个例子虽然可译为“是”,但动词义还比较实在,因此,王力先生认为不是真正的系词,而是以叙述句的形式代替了判断。


  判断句的否定形式是在主语和谓语之间加否定副词“非”。如:


  (26)是非君子之言也。《有子之言似夫子》


  (27)劳师以袭远,非所闻也。《蹇叔哭师》


  “非”虽然可译为“不是”,但这是否定整个谓语的,不是“不”与“是”的结合体。


  由于古文中省略主语的情况比现代汉语多,所以古代汉语中省去主语的判断句也比现在要多,在理解和翻译时要补上主语,这是需要加以注意。


  (二)“是”和判断句


  “是”在古代汉语中最常见的用法是作指示代词,在判断句经常用到“是”字。可做主语,也可作谓语。做主语时有两种情况:一是单独做主语,一是复指前面的话,与前面的话一起做主语,第一种情况主语往是人或物,第二种情况主语往往是一件事。


  先看第一种情况:


  (1)是吾宝也。《左传僖公二年》


  (2)是助王息其民者也。《赵威后问齐使》


  例(1)的“是”指物,例(2)的“是”指人。


  第二种情况如:


  (3)吾不能早用子,今急而求子,是寡人之过也。《宫之奇谏假道》


  (4)天帝使我长百兽,今子食我,是逆天帝命也。《江乙对荆宣王》


  (5)即有所取者,是商贾之人也。《鲁仲连义不帝秦》


  (6)虎兕出于柙,龟玉毁于椟中,是谁之过与?《论语季氏》


  这种句子的“是”是复指前面的话,指的是一件事。如例(3)中“是”复指“吾不能早用子,今急而求子”这件事。其余类推。


  上述两种情况的“是”,由于用在名词性成分之前,往往被人误解为判断词,实际上是指示代词,这可以从两方面来旁证。一是“是”可说成“此”,一是当句中有“是”又有副词时,“是”总是放在副词之前,而不在副词之后。如:


  (7)至攘人犬豕鸡豚,其不义又甚入人园圃窃桃李。是何故也?《墨子非攻》


  (8)至入人栏顾取人马牛者,其不义又甚攘人犬豕鸡豚。此保故也?(同上)


  (9)日月星辰瑞历,是禹桀之所同也。《荀子天论》


  (10)繁启蕃长于春夏,畜积收藏于秋冬,是又禹桀之所同也。(同上)


  例(7)(8)出于同一篇文章,前用“是”后用“此”。例(9)(10)也是出于同一篇文章,前用“是”,后用“是又”(而不是“又是”)。前面我们讲过古汉语判断句的形式时,所举的例(17)“是亦圣人也”结构同此。


  我们之所以说上述“是”不是判断词,还因为这个“是”有时可不用,教材中(P246)举了三个例子。又如:


  (11)不忘恭敬,(是)民之主也。《晋灵公不君》


  以上的“是”都是指示代词,而不是判断词,但判断词“是”就是从这种形式中逐渐演变而成的。


  (12)贫与贱,是人之所恶也。《论语里仁》


  (13)巫妪,弟子,是女子也。《史记西门豹治鄴》


  当要表达一件事所用文字很长时,不用“是”复指就显得主谓之间前后之间失衡,用“是”字复指如例(3)至例(6),则后面可独立成句,主谓之间就显得平衡。而例(12)主语较短,不用“是”字句子也不会失衡。用“是”后复指意味逐渐变弱,帮助判断的作用逐渐加强,例(13)主语谓语字数却很少,用“是”复指大可不必,应认为是演变为判断词了。但现代汉语的判断句是没有语气词的,故真正的判断句应该是句末不用“也”。这种新形式的判断句西汉以前只出现个别例子,东汉以后逐渐增多,但由于文言文比较保守,所以直到清代如《聊斋志异》,判断句仍采用旧形式,而判断词是“是”又无语气词“也”的新形式主要出现在口语色彩较浓的文章中,这也说明旧势力是不轻易退出历史舞台的。


  “是”是指示代词作谓语的最常见是在判断句中,教材中举了三个例子,如“汤之问棘也是已”、“汤之问棘也”是主语,“是已”是谓语,译为现代汉语是——汤问棘的时候(是)这样的。下面再举例:


  (14)滔滔者,天下皆是也。《论语·微子》


  下面讲“是”的其他用法。


  “是”作指示代词,还可用宾语前置句式中复指,如“岂不谷是为?先君之好是继”。句中前“是”复指“不谷”(我),后“是”复指“先君之好”,都是作宾语前置。关于这种用法,下面讲叙述句中将详细分析。


  “是”的一另一种用法是作形容词,意为“对”、“正确”。


  (16)觉今是而昨非。陶潜《归去来兮辞》


  (17)是已而非人,俗之通病。刘开《问说》


  (18)于是上问朝臣两人孰是。……主爵都尉汲黯是魏其,内史郑当时是魏其,后不敢坚对,余皆莫敢对。《史记·魏其武安侯列传》。


  “是”作这种用法时,有时可作意动用法带宾语,这种情况在理解上要多加注意,如例(17)“是已”是“以已为是”,例(18)是魏其是“以魏其为是”。


  附——秦汉时期含判断词的判断句


  (1)韩是魏之具也。《战国策·魏策》


  (2)此是欲皆在王,而忧在员海。《战国策·中山策》


  (3)此是何种也?《韩非子·外储说左上》


  (4)此必是豫让也。《史记·刺客列传》


  (5)此是家人言耳。《史记·儒林列传》


  (6)天子识其手书,问其人,果是伪书。《史记·封禅书》


  (7)龟者是天下之宝也。《史记·龟策列传》


  (8)巫妪,弟子,是女子也。《史记·西门豹治邺》


  (9)是是竹梦,人主有死者。


  (10)若枯即是常,常即是枯,则应荣时凋零,枯时结实。范缜《神灭论》


  (三)判断句的话用


  判断句是用谓语所指对主语所指进行判断的句子。主语所指和谓语所指有时是用一事物,有时主语所指只是谓语所指范围内的其中一类。从逻辑上讲,前者为同一关系(或重合关系),后者为种属关系(或上下位关系)。如:


  (1)(此)乃歌夫“长铗归来”者也。 《冯谖客孟尝君》


  (2)彼秦者,弃礼义而上首功之国也。《鲁仲连义不帝秦》


  (3)鬼候、鄂候、文王,纣之三公也。


  (4)董狐,古之良史也。《晋灵公不君》


  (5)制,岩邑也。《郑伯克段于鄢》


  (6)而母,婢也。《鲁仲连义不帝秦》


  前三例主语所指与谓语所指为同一事物,是同一关系,后三例主语所指只是谓语所指的一部分,是种属关系。前者主语与谓语可以互换而意思基本未变,后者主语与谓语一般不能互换。


  总之,真正的判断句如上两类,其形式与内容是一致的。所谓判断句的话用,是指形式上为判断句,而内容上却并非表示判断,从古汉语来看,主要有三种情况:


  1、采用判断句的形式表示比喻的修辞方法


  这种情况现代汉语很常见,即比喻中的暗喻。如“长征是播种机”,形式上是判断句,表达的却是比喻的内容,“长征”和“播种机”构不成判断。古代汉语此类情况也不少,如:


  (1)气,水也;言,浮物也。水大而物之浮者大小毕浮。韩愈《答李翊书》


  (2)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论语·颜渊》


  (3)君者,舟也;庶人者,水也。《荀子·王制》


  (4)曹公,豺虎也。《赤壁之战》


  例(1)的“气”和“水”、“言”和“浮物”既不是同一关系又非种属关系,构不成判断,而是用判断句的形式来表示比喻的内容,译为现代汉语是——思想修养(气),就像水一样,语言形式,就像浮在水上的物体一样。其余类推。


  2、用判断句的形式表示因果关系的内容。


  这种情况现代汉语也有采用的是“之所以……是因为……”的形式,如“他昨天(之所以)不来,是因为突然生病了”。但现代汉语用了表示因果关系的连词,所以因果关系的意味非常明显,换句话说,其因果内容是显性的,人们完全不觉得它是用了判断句的形式。古代汉语这种情况很是常见,但由于没有关联词,其所表示的因果关系内容是隐性的,需要认真揣摩。如:


  (5)建一官而三物成,能举类也。《祈奚荐贤》


  (6)孟尝君为相数十年,无纤介之祸者,冯谖之计也。《冯谖客孟尝君》。


  (7)所为见将军者,欲以救赵也。《鲁仲连义不帝秦》


  (8)媪之送燕后也,持其踵为之泣,念悲其远也。《触龙说赵太后》


  (9)此其近者祸其身,远者及其子孙,岂人主之子则必不善哉?位尊而无功,奉厚而无劳,而挟重器多也。(同上)


  (10)桓公九合诸侯,不以兵车,管仲之力也,《论语·宪问》


  上述例子都是因果复句,表示结果的分句在前,表示原因的分句在后,译成现代汉语的时要在后一分句前加“是由于(是因为)”,如例(5)要译为:建了一个官职,三样东西都做成了,(这是因为)他能推举自己的同类啊。上述所用的判断句形式,有“……也”和“……者,……也”两者,后一种意义比较外显一点,前一种则比较隐蔽,应该特别引起注意。


  3、用判断句的形式表示一种比较复杂内容,这种情况中的主语所指和谓语所指既不能用逻辑上的判断句去分析,也不是表示比喻和因果关系的内容,而是表示一种逻辑关系。如:


  (11)夫战,勇气也。《曹刿论战》


  (12)百乘,显使也。《冯谖客孟尝君》


  例(11)的“战”和“勇气”,例(12)的“百乘”和“显使”,很难构成逻辑上的判断,因为它们既不是同事物,又非同一类别,但它们是有一定关系的,所以能用判断句的形式来表示。例(11)意为“打仗是要靠勇气的”,例(12)意为“(拥有)一百辆兵车那是很显贵的使者了”。


  三种活用中,从出现的频率来看,第二种最多,第三次最少,第一种介于中间。从理解的难度看,第一种最容易,第二种尤其是只有语气词“也”者最难,第三种也较难。


  二、也


  “也”是古代汉语中最常见的一个语气词,它可以放在句末,也可以放在句中。


  (一)用于句末


  1、用于判断句中,帮助表示判断语气。这是“也”的基本用法。上面讲到判断句时,第一大类型后两种情况不用“也”,第二大类型主谓之间有“维”和“为”时一般也不用“也”,但这在判断句中出现得并不多,其余都用“也”字,就连最初含判断词“是”即“是”由指示代词演变为判断词的前期,句末仍往往还用“也”字,因此可以说,“也”是古代汉语判断句主要标志。例不赘。


  2、用在叙述句中


  (1)越国以鄙远,君知其难也。《烛之武退秦师》


  (2)不如吾闻而药之也。《子产不毁乡校》


  (3)孟尝君固辞不往也。《冯谖客孟尝君》


  叙述句中的“也”,仍然表示肯定语气,而不是表示陈述语气。如例(3)如果去掉“也”,则变成纯粹的陈述句,加上“也”,就增加了肯定的语气。


  3、用在祈使句中


  (4)不及黄泉,无相见也。《郑伯克段于鄢》


  (5)吾其还也。《烛之武退秦邺》


  祈使句中的“也”本身并不表示祈使语气,而是对这种祈使加以肯定,因为不用“也”,仍然是祈使句,上述例句中的祈使语气是由否定副词“无”和句中语气词表示的,试看下面的祈使句,它们都没有用“也”。


  (7)(昭王之不复),君其问诸水滨。《齐桓公伐楚》


  (8)吾子其无废先王之功!《左传隐三年》


  (9)尔其无忘乃父之志!《伶官传序》


  与例(4)(5)(6)一样,此三例的祈使语气是由句中语气词“其”表示的,例(8)“其”、“无”并用。


  3、用于疑问句中


  (10)敢问何谓也?《郑伯克段于鄢》


  (11)若之何其以病败君之大事也?《齐晋鞌之战》


  (12)孟尝君怪之,曰:“此谁也?”《冯谖客孟尝君》


  疑问句中的“也”并不表示疑问语气,上述例句中的疑问语气是由疑问词(代词或副词)来表示的,去掉


  “也”后,疑问语气未变,加上“也”,是对疑问的肯定。下面同样是含疑问代词“何”、“谁”或疑问副词“若之何”的句子,都没有用“也”一样表示疑问。


  (13)孟尝君曰:“客何好?”《冯谖客孟尝君》


  (14)桀溺曰:“子为谁?”《论语·微子》


  (15)君臣之义,如之何其废之?《论语·微子》


  4、用在复句中


  (16)若潜师以来,国可得也。《蹇叔哭师》


  (17)天下有道,丘不与易也。《论语·微子》


  (18)敏而好学,不耻下问,是以谓之文也。《论语·公冶长》


  (19)建一官而三物成,能举善也。《祁奚荐贤》


  前二例为假设复句,后二例为因果复句,例(18)由因及果,例(19)由果及因,“也”都用于后一分句末尾,表示对结果或原因的肯定和确认。


  总之,句末语气词“也”的基本用法是表示判断肯定语气。


  (二)用于句中


  “也”用在句子中表示停顿跌宕语气。


  1、用于单句的主语后,可译为“啊”等。


  (20)师与商也孰贤?《论语·先进》


  (21)其为人也,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人将至云尔。《论语·述而》


  (22)大隧之中,其乐也融融。《郑伯克段于鄢》。


  应该指出来是,用于主语后的“也”是连上读,而不是得下读的。(20)(22)本来都可不用“也”,用了之后使语气得到舒缓。


  2、用在表时间的词语后面,可译为“啊”。


  (23)今也则亡。《论语·雍也》


  (24)今也,南蛮鴂舌之人,非先王之行。《许行》


  (25)古也墓而不坟。《礼记·檀弓》


  用在时间词后面的“也”如果去掉,就没有了舒缓语气,前后结合得很紧。语气词“者”可用于时间词后表提顿,二者作用相似,试看下面例子:


  (26)古者冠绵缝,今也横缝。《礼记·檀弓》


  (27)古者民有三疾,今也或是之亡也。《论语·阳货》


  3、用于复句中的第一个分句后,这个分句往往是表时间状语。如:


  (28)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食焉。过也,人皆见之;更也,人皆仰之。《论语·子张》


  (29)大道之行也,与三代之英,丘未之逮也,而有志焉。《礼运·大同》


  (30)岂若匹夫匹妇之为谅也,自经于沟渎而莫之知也!《论语·宪问》


  上三例中,前二例的第一分句为时间状语,可译为“……的时候啊”,如例(28)“君子之过也”译为“君子犯错误的时间啊”。

 

相关阅读推荐

 

中国语言文学《古代汉语》考研笔记——论语

 

中国语言文学《古代汉语》考研笔记——礼记

 

相关推荐: